欢迎您的访问!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400500好彩堂历史记录 >

求四姑娘山九寨沟自助游攻略

发布时间:2019-09-06 点击数:

  从重庆去,三个女生。大概9天左右时间,学生钱比较少,所以希望求一个省点钱的路线,交通工具是火车或者大巴求攻略,最好详细一点~谢谢~不要复制粘贴的,没啥用处能不能写的具体点。。...

  从重庆去,三个女生。大概9天左右时间,学生钱比较少,所以希望求一个省点钱的路线,交通工具是火车或者大巴

  能不能写的具体点。。。。。。就是第一天什么行程,第二天什么行程这样。。展开我来答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展开全部因为不知道你想具体玩儿些什么,就简单的给你做了个行程,你可以参考下:

  展开全部五一去哪里耍(川话管“玩儿”叫“耍”)?这是我每年都要想的问题.必须出去,要不然会闷死我!前几年由于放假时间短,只去了江浙沪的几个地方。今年法定放七天假,加上大礼拜两天再请几天假,有十几天可以耍。但想不好要去哪儿。直到无月二十七号晚看到四川卫视正放一风光片,有雪山,草地,河流,湖泊,原始森林。风光绮丽,藏风淳朴,这就是位于四川阿坝的四姑娘山-中国的阿尔卑斯.我的心为之大震.正好我还想去九寨沟,但十一那儿人很多可以打个时间差,先去四姑娘山.但,就我一个人去那一片神秘的高原能行吗?还得充分准备才好。

  接下来就开始准备行装.花800大元在桑温特买了背包(55升),睡袋(-14度)和防潮垫.问同事借了一顶双人帐篷.买药(本打算买防高山反应的药,没有)和食物(有二十斤吧,够我吃半个月,后来才知道很傻).最重要的是买票,当然是火车票.网上只能订到第五天的票(黄花菜都凉了).所以下午直奔西客站.但晚了,29号去成都的7次已经没卧铺了,硬座得坐32个小时,还没到地儿先累个半死.我正发愁,不想遇到一个好心的老太太,她坚持把自己的卧铺票让给了我(想的美,我多加了100元!).我又去买了四川地图,四卷反转片,借了野外生存书.

  单位同事都知道我要去一野地儿,可能回不来,分分来看我.说不好是担心还是羡慕,各个语重心长(我想可能他们也想去吧,只是老婆孩子的脱不开身,失去了自我).白天在单位收拾行囊.睡袋,衣服,食物,药品,胶卷,手电,雨衣,一个nikon机身两个镜头(24,50mm,闲沉没带80-200F2.8)还有书..(包已涨满无法再带).包外是防潮垫,帐篷、三脚架和1.5升水.装好后我试着背了背,太沉!上称一称,五十多斤.我背着上下楼走了一圈,累到不太累,就是肩疼.已经晚上九点了,车11:30发.快走..没走几步心一软(应该是腿一软)把三脚架卸下,稍微轻了轻.打车到了西客站.我穿着短袖T恤,背着有我一半身高的大包孤独地走向检票口.已有几百人在等待.检了票,上了车.等待我的是什么呢,危险,孤独,喜悦,难道是艳遇?...

  车上的人个个表情严肃,心事重重.列车员让我写表扬信,我没心情,只写了三封(练练字).没事开始看书,把5百多页的野外生存指南和四川地图翻了几遍.心里想着列车早6:50到成都北站,打车也许赶得上西门汽车站发日隆的车(每天只一班).但我是在做梦!列车7:55才到成都.我小跑着出了站台,穿过蜂拥的人群,好不容易拦上一黑面直奔西门车站.本想肯定有不少我这样背大包的去四姑娘山.但到车站一看,没有.就我一人儿.一看发往日隆的车6:40发.现在是8:25.完了,只好在市里住一晚了.

  我来到售票口买明天去日隆的车票,售票员问我为什么不买今天的票,咦?今天还有车?!哈哈哈..我赶紧买票上车.上车后我问一小胖子旅客,车为什么没按时开.等你呗!!!.其实我多余问,司机闲拉的人不够.又等了半个多小时车才终于开了.车上小胖子一直在研究我的行李.一聊,小胖子姓李,成都本地人,搞医药推销,这次也去四姑娘山并带了三个网友(广州女孩).我说你真够累的,会受虐待的,小胖不以为然并不再理我同一藏族姑娘聊上了.车上各色人等有的聊天,有的唱歌,有的吃饭,有的睡觉.我木然看着窗外想着心事.好象有人和我说话.

  我问你是不是去四姑娘山?背大包不沉吗?你穿得太..。

  我开始打量她.黝黑健康的皮肤,俊俏美丽的面孔,灵动清澈的大眼睛,有点象象演红河谷的宁静,藏人也有如此美女吗?没想到.但我对她没兴趣,把她让给了小胖.

  车很颠,颠的我都站起来了.车架上的包劈哩啪啦的掉在乘客的头上.车过督江堰开始爬坡,沿河而上.过了卧龙坡更陡了.车走Z字型往上爬.路上不时有塌方的石头挡路.道很窄,一边是陡直的山,一边是万丈深渊.车突然慢了,我往前一看.不好,路被塌方的大石挡了大半,只留了2米左右的窄缝.我们的大客车肯定过不去.正想着,突然车一斜(斜向深渊,后车轮悬空)吓了我一跳,但车很快又正了回来,勉强挤了过去继续向上爬.车发出牛一样的吼叫,颤抖着,冒着黑烟.有几次还熄火往下溜.路边不时停着几辆车在修。我们的车在云中穿行,十米外伸爪不见六指(谁的手能伸十米?有语病!).路边有牦牛时隐时现.车里很冷,我上身只穿一短袖.车爬到了巴朗山口(海拔4450M),头有点晕,心堵.只得打开包拿出外套穿上.车开始画龙,180度大转弯一个挨一个。我本来就晕这回儿更晕.司机师傅您可别晕那!

  峰回路转,柳暗花明。车开始下坡,车上人开始欢呼-看到了雪山。危险路段已过,车很快到了长平村(长平沟口)。小胖使出浑身解术也没让藏族姑娘当他的导游,失望的下了车。我也茫然的下车,不知要去哪儿.已经下午5点多了,是进沟还是住村里?进沟恐怕来不及扎帐篷天就黑了.正犹豫, 车上下来一小伙,黑瘦高,带一眼镜,成都人,姓徐.他也背着包和帐篷(比我的包小多了)我们结伴走到一客站问有无住宿.客站老板姓严(可能是汉族人,穿的倒象游客),热情地告诉我们:客满...但可在他家的平屋顶扎帐篷.

  这是一家长平村最大最高的客站,上下两层.一层是餐厅和厨房,二层是客房.我们打算把帐篷扎在一层屋顶.我又看到了小胖,他和三个学生样的女孩儿坐在客房门口,正发愁住宿.我正暗笑.不想小胖过来要帮我们扎帐篷并想同我们合住.住吧,谁怕谁.我和小徐这回也成房主啦!我们亲切友好地接见了房客-三个广州女孩儿.我发觉有玩儿的地儿就有广东人,但她们同我印象里的广东姑娘不同.她们要漂亮的多,也开朗大方的多,不见外,自来熟.我把我借来的帐篷借给了她们(挤三个人应该还可以).我,小徐,小胖住另一顶稍大点的.好不容易扎好帐篷铺好防潮垫,把包往帐篷里一扔,躺下休息.休息一会儿.咦?我突然发现地怎么是热的?!好舒服(象东北的火炕),原来我们帐篷下是厨房?!哎,管它呢,只要不是茅房...帐篷外的游客不时掀开门帘往里看,问我住这儿冷不冷,好不好玩儿.我一笑:不冷不好玩儿!

  帐篷里呆不下去只好出来,发现小胖拉着小徐走了.他们去日隆镇联系后天爬大峰的那帮人,好象叫绿野(这两个字千万别倒过来念-野驴).所谓大峰就是四姑娘山中最矮的大姑娘山,海拔5640m,要从海子沟往上爬.天已经黑了,风更紧了(帐篷幸好有行李压着,不然会变成风筝).抬头一看,天是晴的,满天的星星又大又亮晃得我睁不开眼,可惜我没带墨镜(有点夸张).小胖和小徐回来了,没联系上(小胖没带电话号码).我们六个都饿了,一起下楼开撮.让我惊讶的是:这的菜比北京任何一家饭馆都便宜.肉菜8元,素菜4元.肉以牦牛肉为主,牦牛肉要比我们常吃的牛肉要硬,纤维也粗一些.这菜量还可以,就是太咸(老板姓严,叫严刚.哇!盐缸,能不咸么!)饭中我们谈人生,谈理想,谈爱情,谈学习,各抒己见,气氛融洽.我们互通了姓名.我叫老杨(其实不老,刚三张儿)还有小徐小胖共三位男士.三位小姐是:黑衣长发的叫小蕴,黄衣短发的叫小群,亮衣无发(噢,有发,在帽子里)的叫小望.小蕴,小群,小望相貌各有特色(废话)就不一一叙述了,否则她们看到了会打我.总之都属于漂亮的那种.

  小群不爱说话且吃得很少,表情严肃.小望一连吃了三大碗饭,惊得我忘了嚼口中的饭,我才吃两碗,我问她平常吃几碗干饭,她一本正经的想了想说:干饭那..不知道!(可能她真没听过马三立的相声).小蕴特爱笑,我们说的一般不逗笑的话也能让她笑个半天,内好搞笑,受不了的啦,听的我一头雾水.广东鸟语我是听不懂的啦.

  小群一直默然无声,半天才吃一点饭,偶尔勉强一笑后又恢复宁静.我问她是不是吃不惯,太冷或装酷,她不说话总是摇头.最后我急了:你是不是有病!小群终于点头了:我肚子难受,头疼,恶心.小群一出饭馆就吐了,不停的吃暖胃药.我想她可能是高山反应比较强烈吧,吃胃要不管事.小胖

  虽是卖假药的懂点医术也干瞪眼.倒是小徐挺有爱心,给小群按摩头手各大穴位.小群是感觉好点了,露出难见的笑脸.可小徐由于用力过猛加高山反应自己头倒疼了,只好自摸(自己按摩).

  回到帐篷,幸好东西都还在.小徐是昙了(北京土语),只得由我陪小胖再去日隆打电话.天已经黑透,我们沿着盘山公路摸黑边走边聊.小胖走路太慢,象只小熊.我也只好放慢速度.大约一刻钟我们到了日隆镇.日隆镇要比长平村大的多.小胖对着电话说了半天四川话,笑着挂了,问我是否和他们一起爬大峰.我说no,no,no.姑娘只可远瞻不可近玩矣呹!

  陪小胖回来已是十点,可小望,小蕴,小徐还没睡正和别的房客打牌(真有隐).小群可能已经睡了.我也钻入睡袋,帐篷短,腿伸不直.天开始下小雨,他们也陆续回来钻入睡袋.小群她们没有防潮垫,只好管严老板借了一床棉被垫在下面.

  半夜我被猪叫声吵醒,咦?谁家的猪能上房?睡眼星松的我仔细一听,原来是小胖在打呼噜,且声震四邻,山谷几有回声.小胖打呼有特色:一会儿声大,一会儿声小,一会儿磨牙,,一会儿还叭哒叭哒嘴.通常我对待打呼的人是先捏他鼻子把他弄醒,然后自己再假装打呼睡着.但这招不管用,小胖没两分钟又开始打呼,并开始说梦话.我只好用布堵住耳朵,试着吹口哨,还是不管用.吹得我自己倒想上厕所.好不容易挨到天明,大家都醒了,我还在躺着.小胖笑着对我说:昨晚你打呼了吧!

  高原的早上很冷,天上一块块的阴云,地上淡淡的雾.四周的山峰在云中时隐时现,好象人间仙境.我们吃完早饭开始出发.做饭的藏族老大妈一定要我们带上每人两张大饼两个鸡蛋(是要钱的).为了臧汉团结只好收下,由小胖背(小胖当时一咧嘴).我们买了票开始进沟.四姑娘山风景区划分为长平沟,双桥沟,海子沟.其中长平沟的路最难走.

  一进沟我们就分开了。小群身体不好租了马走在前面,我走的快紧跟着。但包太沉,为了保存体力只好放匀了脚步,保持呼吸平稳,走了半天倒也不累。回头一望,小胖他们变成了黑点。我停下来照相顺便等他们一起走。小胖他们走的太慢而且老歇,为了能走快点我把小望的睡袋背了过来。我的脚步更沉重了(包得有50多斤),而且肩和脖子开始疼。前面的路还远呢,昨天听严老板说,闷头不停走要走到下午5点才到美景入口,越往里景色越美,走到头来回要三天(沟全长29km)。这还不累死我!又走了一会儿,天开始下雨。我赶紧跑到树下拿出雨披穿上,没走十分钟雨停了。我刚脱下雨衣,雨又下了起来。老天在和我开玩笑,每当我穿着雨衣雨就不下,一脱就下。索性把雨衣收起来来个自然浴。哈,老天没办法了吧!

  小群和马在一个路口等我们汇合后一起走。下一个景点叫枯树滩,去枯树滩要经过一段很长的泥泞小路--唐柏古道。这条小道蜿蜒曲折,道路泥泞,两边高大的树木古朴原始,树上挂着绿色的条状植物带着晶莹的露珠随风飘摆,听小徐说它有个美丽的名字--绿箩。美景在前我再不能闷头傻走,想边走边拍照。但背包太沉,走路上身得向前倾,且重心高,脚一滑就会摔倒,如手里拿着相机就更危险。路上搭游客的马一匹接一匹,由于道窄,有几次马屁股差点把我撅下山谷。为了摄影只能租马驮行李。

  马的主人是个藏族青年,他要自己背我的包(马空下来可再拉人赚钱)。他走了一会儿不背了,把包捆到马背上问我:“你这包里是石头?”“不,是馒头。”我没骗他,光吃的我就带了十几斤。现在我终于能体会到什么叫“如释重负”。马在前面走,我在后面随意的取景,照完相后连跑带颠的追上,嘻...

  到了枯树滩前的一大块草坪(二道坪)已是中午,天晴了。我从马上卸下行李等他们。不一会儿小望,小蕴,小群,小胖和小徐都到了。每个人都累坏了,往草上一躺懒得动弹。高原的毒太阳晒得我们好舒服。

  我拿出吃的分发给每个人“帮帮忙,我吃的带多了,大家多吃啊”。“嗨!北京人儿,多吃有什么奖赏?”小望笑着问。“奖励你再吃十根火腿肠!”。

  休息中我拿出指北针看着方向,小望她们也凑过来看,想跟我学两招野外生存基本技能。我认真地告诉她们指北针手拿着看会不准的,因为人身上含铁。她们说那不就没用了吗!“有用,我把指北针放在远处的石头上用望远镜看.”“对呀,我们怎么没想到?!等我拿本记下来。”正当她们夸我聪明时,我叹了口气:“唉!不过..石头也可能含铁..唉?!她们明白过来,转身不再理我.

  前面再走几步就到枯树滩了,可他们就是不动.我和小徐只好挨个拽。枯树滩真是名副其实,各种枯树形状怪异,光秃的枝叉胡乱伸向天空,树下是纵横交错的溪水和沙滩。我们开始照相。“嗨!北京人儿,往边上靠靠好吗?”小望正要给小蕴照相。我说没问题,顺势望小蕴身边一靠。“靠好了,照吧!”“咔嚓”没想到还真照上了。

  大家刚才休息了半天加上景色确实不错,一个个喜形于色,小群也开始有了笑容。一般游客到此就开始往回反了,因为我们有帐篷不怕没地儿住,自然往里走。

  越往里走树木越茂密原始,幽静的小路蜿蜒向前总也走不完。小望她们走的太慢,还时走时停,一停就是半天。我也不好一人独行,就停下来一起聊天。这三个南方女孩比较开朗,爱笑,活泼,自然。倒是驱走了我们不少的疲劳。我们时而穿树林,时而走独木桥过河,时而又双脚陷入泥泞...终于在下午5点到达了一片可以扎帐篷的草坪-上干海子。

  上干海子周围群山环抱,山风不大,又有草坪,本应是扎营的好场所。但草坪上散布着大大小小的石头,想必是山上滚下来的吧。我和小徐仔细看了看,也看不出是不是新掉下来的。随它吧,大家都太累了。歇了一会儿,我提出要到前面看一看,看看是不是有更好的地儿。小望和小蕴自告奋勇要和我一起去,由小徐扎帐篷并照顾小群(此时小胖已不见,可能去施肥)

  放下包走路就是轻松,我们说笑着穿过一大片树林过了一座小桥,半小时后发见了一块草坪。草坪上有四五顶帐篷,帐外人们正忙着做饭。这块草坪在两座雪山之间,正是风口位置,冷风刺骨,风景却很美。小望她们直奔烤羊肉的火堆而去。我找了一个面善的成都小伙子聊天,他说他们这拨人也是网上认识的,来自祖国各地。小伙子见我上身只穿一短袖T恤便问我冷不冷,我咬牙强笑“有点热...嘻嘻嘻”。我们聊了半个多小时,小望她们还没有走的意思,分明是想把我变成冻羊肉!

  回到上干海子天已暗了下来。我赶紧穿衣吃药帮小徐扎帐篷,女孩儿们则拾柴打水。不一会儿,小胖从山坡上屁颠屁颠下来了。香港管家婆原来小胖不是去施肥,而是访邻(在我们扎营的山坡上有另一群人住在牛棚里。)

  姑娘们的精神可嘉,捡的柴堆得象一座小四姑娘山,可惜大半都是潮湿的,也不能赖她们,毕竟上午下了半天雨。好不容易生起了火,烟熏得我们不是老乡也两眼泪汪汪.我们做了两锅水,并把大饼和香肠拿出来烤着吃,倒也别有风味.火映得每个人的脸红红的,眼里含着泪,不知是烟熏的还是过于兴奋 ,也许是害怕?!大家都不说话,时间好象也已凝固.我的思绪却飞回到了温暖的家.

  半夜,小胖的呼噜声再起,连外星人都能听到.哎!没办法,只好闭目养神.嗳?我终于想出一招,我捅醒了小胖,告诉他他的呼声可能把狼招来(狼误以为小胖是猪,来吃红烧肉).小胖起初很害怕,停止了打呼.但过了一会儿,小胖仗着胆子走出帐篷转了一圈,回来后说我骗他,依旧接着打呼.哎!这回是真没着了.帐篷外下着雨,风也不小,这真是风声,雨声,呼噜声声声入耳,我只有欣赏这并不美妙的和奏了!但除了这些声外,我隐约听到了帐外有脚步声.不会真是狼吧?不一会儿,脚步声走远了,狼可能也被小胖的呼声吓跑了吧(后发现是头小牦牛).

  好不容易挨到清晨,爬出帐篷.天停止了哭泣,四周薄雾环绕,空气清新,人顿时也有了精神.可惜我和小徐要同大家分手了.我们要一直往里走,去寻找那片更纯净的天空.而他们却要回长平村了.我们互相留下通讯地址并摄影留念.看着小胖和姑娘们的背影远去,却不知何时能再相见.从此天南地北又多了几个好朋友.没有小胖他们走路快多了.只是背上的包越来越重腿越来越沉.我们沿着河往上走.由于河道渐渐变窄,河水更深更湍急,终于不得不过河另寻它路了.

  河两边的大树死后横七竖八倒在河里,我们站在湿滑的树干上一步一步往对岸挪,尽量保持身体平衡,树下奔流的河水溅起一片片浪花.我的鞋不好,走了几步一滑差点掉下水去。索性脱下鞋放入背包走到对岸.对岸的路也不长还得回来,经过几翻渡河后来到一片赤色的大石前.

  赤色的群石在阳光照耀下发出红宝石般的光芒,仿佛置身于仙境.我们停下照相吃饭后继续望前走.走了没多远被一个大牛圈挡住了去路,圈内有几十头目露凶光的牦牛.前面已经无路,我们在附近转了半个多小时也没找到路,只好硬着头皮穿过牛圈.藏耗牛要比我们常见的黄牛大几圈,看着凶狠其实温顺.穿过牛圈又走了一会儿终于到了木骡子.这已是下午两点.

  为什么叫“木骡子”可能只有当地人知道吧.不过我想可能是连骡子到这里也会被此处美景惊木了吧,我反正是木了.两边是高耸圣洁的雪山,一条静静的碧水环绕其间,水中有雪山和蓝天的倒影.平袒油绿的草坪上牛儿在悠闲的吃草,风在幽悠的吹着,带走了我们不少的疲劳.能在这生活该有多好.我和徐开始分头照相.牛好象对我的背包感兴趣,几只一群的走来.我赶紧拽着背包就,不小心把刚采的蘑菇掉在地上.牛把蘑菇抖掉只把塑料袋吃了,很另我费解:难道牛也有环保意识? 别的牛看见也过来抢,我们多次冲出牛群又被包围,当然不能再给它们塑料袋吃,扔给的火腿肠它们连看都不看.终于有一个叫马哥的当地人帮我们解围,几个石头牛就跑了.马哥边有一个面善的小伙子和我们聊了起来.小伙子叫益,北京口音有点怪.他先去了九寨沟后才来四姑娘山.我们决定一起往回走.我们边走边聊.世界真是很小,益不仅是北京人还是我的大学校友,是我师弟.

  时间已晚,能不能在天黑前走完这一天半的路程取决于我们的双脚.平地我比他们走的都快,但爬山就不行了.两天的跋山涉水使我的腿象灌铅一样沉重.终于,我落后了.益开始看不过去,主动要帮我背背包.我们换了背包继续往前走.刚才有说有笑的益开始沉默.在扪头走了十分钟后,益把包卸下来还给我,不好意思的一笑:还是你背吧!

  终于,我们走回了枯树滩,好不容易租了一匹马搭上大家的行李接着往回赶.于下午5点多到达一个寺.寺由于年久失修已经倒塌,只剩下几段残壁被夕阳的余辉染成金黄色,透露出一丝往日的辉煌.我们租了一辆面的顺着盘山土路回长平村.司机无驾照且开的飞快还不时回头和我们聊天(真是艺孬人胆大).一刻钟后我们回到了长平村.

  下了车我腿已迈不动了,但嘴还能动.三毛钱一斤的苹果我一下吃了三斤,真好吃.他们俩分头去找小望她们.群第一个发现了吃苹果的我,高兴的跑过来要和我亲热.我按捺住内心的喜悦勉强躲开她,男女兽兽不亲.真好,我们大家又相聚了,在这古老的藏族村寨.我们现在总共有六个人:我、益、小徐和三个广州女孩:望、蕴、群(原来的小胖已经和绿野的人爬大峰去了).我们找了一藏民家把包放下开始吃饭.这个小村寨有点奇怪-白天有电晚上却没有.我们只好点上蜡烛.屋外开始下小雨,屋内的我们喝着青棵酒聊着天,暖熔融的烛光映红了每个人喜悦的脸.我们商量着明天去双桥沟.玩双桥沟要坐车,不会那么累.

  吃完饭已是晚上九点多.女孩们想去参加当地藏民举办的鞲火晚会.我是昙了,需要好好休息.臧民家已经住满了人,只有厨房还空着.我在厨房一角铺好防潮垫钻入睡袋开始睡觉.半夜,我醒了,很渴,开始找水.我看见一个古朴的大壶,沉甸甸的.于是到了一些出来,喝了一口.有股怪怪的味道象酸的茶叶根,不会是...我不感想赶紧给吐了.

  眯眯呼呼睡到清晨.腿还是疼,浑身酸软没劲儿,起来打了趟拳,好多了.吃早饭时我又看见那个大壶.藏族大婶把它加热后给我们每人倒了一碗.原来这东西叫粟油茶,以前听说过,原来是这个味道.

  双桥沟要包车才能玩儿.我们开始分头找车.拖拉机居然也要200元,又脏又不安全.没办法,好车昨天就都被包完了.又找了半天,终于租了一辆面的(要230元).司机非得带上他的副驾驶,害我们六个只好挤在后面.车一路颠簸着.车内欢声笑语,车外景色迷人.清新的空气顺着颠开的车窗吹了进来,吹走了不少都市人的烦恼.天气真的很好,白云绕着雪山飘,象少女的柔纱.这时,我们开始羡慕

  车到了一个景点叫人参果坪.和枯树滩景色不同.这里两山之间的小河把一块草地分成了几块.马儿在悠闲的吃草.牧人不时骑马趟过小河,溅起一片片浪花.远处的雪山在云中时隐时现(近处却不能看,游人太多).车老板趁我们照相游玩时去吃饭.益和小徐要来车钥匙,抢着要在这大自然中体会人车合一的感觉.怎奈车认生,半天也不动,他们只好推着体会了(倒真是人车合一).游完了人参果坪,找到司机后继续往里走.车经过五色山、日月宝镜、猎人峰、老鹰岩来到了牛棚子.照了相后接着往前走到了沟底-红杉林.顾名思义,这里应该有一大片红杉林.但可惜有几片空地一看就是被砍伐过.红杉已经不多了,代替以松柏.下了车大家开始游玩.穿过一片树林过了一条小河开始往山上爬.山很陡,离雪线已经很近.没有工具上去很危险,只好下山.

  回去的路上大家都睡了,嘴角露出满意的微笑.我却没笑紧盯着路面,不时和司机聊天防止他也微笑.出门在外安全第一.倒不是我惜命,毕竟要为家里人考虑.不要玩疯了让父母担心,尤其象这种野地儿.记住俺的话:安全第一!

  回到长平沟以是傍晚,天正下着小雨。我们找了一家饭馆,开始边吃边聊。酸酸的粟油茶,如雪碧般的青稞酒,粗硬的髦牛肉,香甜的野菌,还有藏族伙计的憨笑。真是晃如隔世。一时间大家都不说话,时间好象又已凝固(前面好象已经凝固过一回,不好意思)。

  饭后我们回到藏族旅馆。已有空房间不用搭帐棚。终于可以睡席梦丝了,哈。但女孩们却赖在我们房间不走,只好相陪,和她们打着岔。随便几句话就逗得她们前仰后合,只是..更不愿走了。

  高原的早晨天亮得早。几声鸡鸣和犬吠夹着几缕吹烟是我们在城市感觉不到的。早饭要吃饱。我吃了几个馒头,几个鸡蛋,几个大土豆,几碗粥,几筐。。。9:45我们开始往海子沟进发,天下着小雨。牧人赶着牛儿也出发了。我只背上相机,所以走得很轻松。海子沟在四姑娘山的大姑娘山方向,我们开始上山。不久来到了一大块草坪-高山草甸。这里绿草如荫却都长不高,紫色的野花在风中轻轻摇摆。远处的大姑娘雪山在变换的云雾中时隐时现。听当地人讲这儿叫锅庄坪。每到藏历节日这里都有隆重的庆典,可以看到藏族舞蹈-锅庄舞。可惜我们没赶上。由于早上出发较晚,要赶到大海子还要在天黑前赶回来就得快走。

  我们沿着泥泞的小路绕着山走,绕过了一道道山脊。这时天已经晴了,太阳晒得我直出汗。我们坐到路边一个大平石上休息,让太阳暖暖的晒着。小蕴不想走了,主要是鞋不好,鞋底不平,走起来很累,而且呆在这也很舒服。说不动她只好留她在这里等我们回来,好在附近游人众多较安全。

  以后的路就更难走了。山上的雨水把小路分成一段段。有水的地方不能踩,否则脚会陷进去。当然脚可以拔出来,但鞋就留在里面了(天长日久会变成化石)所以得绕着走。

  我和益,小望走在前面。我发现小望挺能走的,一打听竟然当过兵。怪不得。。性格象一坚强的女政委,明明累坛了还硬挺!不过我还是把她的包抢过来背上。小望象生怕我会拿了她的包跑了似的紧跟着我不放,我快她也快,我停她也停。看来包里真的钱很多,丢了她们就回不了家了,想着就不禁坏笑了起来。小望问我笑什么,我只是笑而不答。却不经意间回头发现包上多了几蔌野花,在风中摇摆,煞是美丽。原来她一直跟着我是在插花,虽然我并不赞成她破坏自然,但。。几匹马经过,我问马客前面还有多远。答曰:“事公里。”我以为还有四公里,也就一个多小时的路。但走了近两小时还没到,再一问人还得走两个多小时。懊!,刚才那人是说十公里。我们等群和小徐到齐,现在已经是下午两点,走回去不看景也得三个小时。只好回去。好在我还要去九寨沟,那里的海子天下第一,不愁没的看。

  西天的晚霞从火山爆发般的蘑菇云中透射出来,把远处的猎人雪峰映得通红。小望他们的剪影在晚霞中凝固不动。这情景好象在我的哪个梦里出现过,难道我真在梦中?在回去的路上我们遇到了小胖。他刚和一帮登山的去了大姑娘山。山上昨晚下了雪,小胖的手也冻得象馒头,一捏一个坑。但小胖精神却很好,有说有笑。我却笑不出来,由于前几天背着大包在高原上急行军,现在左腿一弯就疼。终于,我落后了。居然赶不上几个女孩!

  山里天黑的也早,我一个人在后面慢慢挪着。冷风早已吹透那本已湿透的外衣。几屡月光撕破薄云照在路上。早上吃的那几个什么早已没了,肚子在抗议。不过我还是幸运的,小群更加不行,498888王中王开奖记录1。由小徐搀扶着在我后面。可惜没人搀我,嘻。。

  回到长平村自然是一顿豪吃。饭间,我们商量着明天反程车票的事。现在买票已经来不及。只好拖盐老板买。老盐满口答应,让我们明天早上五点起床。

  起床背起大包来到车站,由盐老板带我们上车。车上早已无坐,只好坐在过道的长条椅上。车严重超员,可还在上人。司机真是赚钱不要命,而我们的命也掌握在他手中。我正想着是不是下去,车已经开动了。破旧的大巴遥遥遑遑上了路。唉,听天由命吧!

  车在一路爬升,路面也变得危险,因为结了冰。天还是黑的,人们已逐渐睡去。黑暗中却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在注视着前方的一举一动:司机拐弯怎么也不按喇叭,还抽烟,车怎么不上防滑链,旁边可就是悬崖。。。我捅醒了益,让他也帮我看前面的路。他居然笑我!我只好心里念:om ma ni bei mei hong藏密六字真言

下一篇:没有了
状元红论坛| 慈善网高手论坛| 118图库| 王中王特马| 一肖中特| 香港牛魔王网站| 七仙女| 香港惠泽社群| 惠泽社群| 手机最快报码室| 77878藏宝图| 三码王朝| 990022夜明珠| 理财婆论坛| 白姐图库|